Hello Games联合创始人兼总经理Sean Murray表示,该工作室基于“非常高的质量”在圣诞假期前便完成了工作。这家总部位于Guildford的小型独立工作室在花了几周时间后,其面向 iOS平台的独立游戏《Joe Danger Infinity》几乎就要完成了,于此同时,其大型的开放宇宙冒险游戏《No Man’s Sky》也在Spike VGX颁奖晚会上公布了预告片。Murray解释道:“在拥抱与握手后我们向彼此道别去享受与家人的圣诞假期。”

Hello Games

然而却发生了灾难性的突变:巨大的暴雨导致River Wey决堤,并冲毁了该工作室。Murray说道:“那天刚好是平安夜,没有人在那里。

”他接到了一条消息说出现了个大问题,尽管那时候他还不清楚问题的严重性。Murray尽可能聚集了所有人,并请求朋友以及能够回来的工作人员的帮助。平安夜的晚上,大概是8点左右,他们这群人费力地冲进深及足踝的水中,并想办法抢救出更多东西。“情况很糟糕,但却不是最糟糕的。幸好水并未冲破门,而是从墙浸透进去。”

显然,任何电力设备都受到了影响(插着插头的PC短路, 某些电路还发生了小型爆炸),但幸好前来帮助的人们能够开始将东西移出这个灾难之地,并将任何幸存下来的电器设备移到桌子上(与水隔开)。然而最糟糕的情况还未出现。Murray说到:“显然隔壁的地下停车场已经被水淹没了,这便意味着我们的办公室很快也会被淹没。很快水位便到达了我们的腰部,那时候水将从门和窗子涌进来。所有的一切发生得非常迅速,这意味着我们的一切将被摧毁。虽然我现在是笑着在说这件事,但对于在平安夜遭遇这样的情况,我们真的要崩溃了。”

因为有云端备份,所以《No Man’s Sky》的代码是安全的,但几乎所有的其它内容却都毁了。所有的团队成员不只损失了之前的努力(包括游戏理念),还损失了个人的一些财产,包括音乐,游戏主机,个人的随身设备等的。对于该工作室来说,接下来的几周非常艰难,但他们需要重新站稳脚跟,即使新的办公处比之前的更加狭窄。联合创始人Ryan Doyle笑着说道:“我们真的是再次回到了最初的位置上:一间非常狭小的房间里!”

一个小房间是Hello Games最初的办公室,即一个带有一扇挡风玻璃的房间,但是一到夏天,这扇玻璃将把整个办公室变成温室一样闷热。但其实Murray一开始是在自己的卧室做事。Murray,Doyle以及David Ream及其美术师Grant Duncan在最初致力于第一个游戏理念时,他们都毅然放弃了在Criterion和Sumo Digital具有保障的工作,并且还未面对任何一个稳定的项目。Doyle解释道:“这是非常让人害怕的选择,但是在看到与自己一同做出这样选择的伙伴后,我瞬间宽慰了许多。我们信任彼此,我们知道对方擅长什么,所以对于我来说这无疑是非常有帮助的选择。”

Doyle和Murray加入Criterion的时间差不多,那时候这家《Burnout》的开发商大约有30名员工,其办公室是在酒馆和公寓楼旁边的住宅区内。Murray笑着说道:“因为那时候我们是坐在隔壁,所以我们的关系非常亲密。”因为《Burnout》的成功,该工作室进行了适当的扩展,这两名程序员便见证了它的转变。Murray回忆道:“在3或4年间,它的员工一下子增长到了200人,在我离开时我所在的团队已经达到了150人。而如果是我自己想要制作游戏的话,并不想要这么多人的参与。”

2008年的时候,他们选择了离开。这必然是一次具有风险的选择,因为在那时候没有人会选择这么做。尽管在近几年里有许多开发者离开了本来备受瞩目的工作并开始创建属于自己的工作室,但在那时候这却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Murray强调:“那时候还没有App Store。XBLA也刚开始出现一些不错的游戏,但PSN只拥有索尼的游戏,而在那时我们想要做的事是任何人都未开始做的事。虽然现在已经非常普遍了。我想现在的大型工作室每五分钟便会听到‘喔,我要创造一款iPhone游戏’。但在那时候真的没有人在做这件事,即使是在艺电这样的地方。”

对于缺少经验的工作室来说,最大的问题不是是缺少办公场所,而是缺少游戏理念。Murray说道:“我们知道自己想要创造怎样的游戏。我们想要创造那些伴随着我们长大的游戏——世嘉和任天堂对我们的影响都非常大,但是在那时候却并不存在这样的内容。所有的一切都是一本正经且充满血腥的,而我们想要创造的内容刚好与之相反。当然了,任天堂仍然在做着这样的事,但却与过去有点不同。所有的一切都是明亮且充满活力,但却缺少了深度。我们想要创造一些表面上看起来很简单,但却具有深入游戏玩法的内容。”

 

因此他们便构想出了《Joe Danger》。该团队快速创造了演示版本,并将其递交给当时他们唯一认识的发行商。这一游戏理念立马遭到了拒绝。该工作室平静地将游戏原型带向了 Gamescom。在Leipzig大会上,Murray及其公司于发行商进行了几次会面,但在任何情况下,一份协议就意味着妥协其最初的看法。他们创造了一些演示版本和模型,但却并未取得任何成功。一个发行商觉得游戏将适合Facebook,而另外一个发行商建议他们采取第一人称视角。最糟糕的建议是让他们删除碰撞:即变成不再有危险的《Joe Danger》。

Murray最终卖掉了自己的房子去支持游戏的开发,因为预算不足,该团队每天只能吃汉堡,芝士,生菜,和番茄三明治。最终Hello Games与索尼签订了一份基于时间的专营权协议,即允许Murray能够通过官方的PlayStation博客宣传游戏,这是提升游戏名气的主要方法之一。在《Joe Danger》规定提交的当天,Grant Duncan在最后的测试中发现游戏具有一个巨大的漏洞。为了避免索尼的测试者去寻找问题根源的昂贵过程,该团队开始深入探查代码。

在2010年6月,《Joe Danger》首次亮相于美国的PlayStation Store,该团队也焦急地期盼着这款游戏是否能够一跃成名。随着排行榜上的玩家数量持续攀升,Doyle越来越确信游戏中存在着另一个漏洞,但是这些数据却是真实的。在12个小时内,Hello Games赚回了本钱。

这款游戏的续集《Joe Danger 2:The Movie》以及在iOS平台上的续集《Joe Danger Touch!》紧接着诞生了,那时候,这个本来由4个人组成的团队扩展成8个人,随后又变成了10个人,但在不久前他们已经为自己购买了一个新的办公所。他们花了几个月时间去装修办公室是有价值的:在访问他们的工作室时,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基于各种颜色且非常明亮的办公环境,在此我们可以很自然地与《Joe Danger》的创造者进行交谈。他们习惯在访问者到达时热情地迎接他们—-这是一种很自然的交涉。该公司的Twitter账号勾勒了一副悲喜交加的画面。它传达的是“一个真人般大小的Joe Danger看板正面朝下漂浮着。可怜的Joe。看来他遭遇了最糟糕的情况。”

基于一个适当的理由,Joe能够在《Joe Danger Infintity》中拥有自己的第二个智能手机外观。同时,《Joe Danger 2:The Movie》也将成为下一个Humble Bundle的Mac和Linux版本的一部分。突然间,发行这些内容对于当前没有计算机的公司来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挑战。Murray承认:“接下来几周对我们来说真的非常艰难。我们必须购置家具,安装网络和电路。我们还必须设置20台不同的PC,Mac和Linux设备,并组装我们的所有iOS内容。”

在少量外部人员的帮助下,Hello Games在1月的第二周便准备好《Infinity》的发行。这款游戏取得不错的成绩,而对当时的工作室来说,更重要的还是它帮助他们获取了一次商业上的成功。在1月末,它便登上了17个国家的App Store首位,这是《Joe Danger》游戏迄今为止获得的最大的成功。

这是一次适时的宣传,但在该工作室向前发展前,它必须先向上走。Murray说到:“实际上现在我们还是在原先办公室楼上的小房间工作。”因为新办公室还有一些问题。“还没有连上电,地板上有些积水,就出现了种种问题。我们不得不继续待在这个空间不足的小办公室中工作。”

尽管如此,Hello Games也仍处于全职开发过程中。“从根本上看来我们致力于做好这些事。我们决定先待在这边的办公室同时想办法搞定新办公室,并希望在之后几周内能够搬进去。而所有的这些改变(关于我们的工作方式)对于我们来说都更加困难。”

虽然实体破坏较明显,但对于Murray来说心理效应更加重要。“圣诞期间,包括平安夜和圣诞节,我们一直都待在办公室里,我最担心的事便是整个团队会失去斗志,这将会影响到势气,人们会觉得没有动力继续工作。”

但是在度过困难的这一过程中,整个团队间的关系也变得更加密切。Doyle说到:“我们团结在了一起。每个人都非常专注并保持着好心情,我们真的很高兴能够回来并致力于自己想要创造的游戏。

Murray开玩笑似地说道,这次危机的积极面便在于如今的工作室拥有了直接面对流体动力学的经验,但是他也表示:“我不希望我们是因为被洪水淹没而成名的。我希望我们是因为创造了《No Man’s Sky》而被大家所认识。”所以是这次的灾难推动着该团队去创造更棒的游戏吗?“绝对是这样的!”

复苏之路很漫长,但似乎这段旅程中最艰难的一部分即将结束。Murray表示当一切恢复正常时,他们将雇佣更多人去致力于《No Man’s Sky》的创造。新员工必须做好努力工作的打算,因为Murray决定“是时候鼓足干劲向前冲了。”

虽然《Joe Danger》的开发过程非常辛苦,但它也帮助了该工作室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刻。这种乐观与Murray的愿景息息相关。他说道:“对于我来说,游戏情感非常广阔,这是一个未被勘探的领域。我认为这正是我们这次经历的关键,我们在此学会了乐观与团结。”正是这次的经历成就了Hello Games当前的发展状况。

来自其它工作室的朋友将Hello Games当前的发展描述成独立开发的小宇宙(伴随着战胜灾难的经验)。Murray笑着说道:“当我们公开了《No Man’s Sky》后我们便遭遇了洪水的袭击并失去了一切!我在与别人说这件事的时候,觉得这就像是电影或书上的‘英雄旅程’一样,即基于一种潦而不倒的精神。虽然我们被击倒了,但是我们却并未就此死去。而现在我们又重新站了起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